唯书卷让美丽永恒
发布者:王纯馥浏览次数:58发布时间:2018-12-14

从今年春节到刚刚过去的两会,从《中国诗词大会》、《朗读者》到总理答中外记者会,我深深被两张女人的面孔惊艳到,一是央视主持人董卿,一是外交部翻译张璐,但凡关注过央视的综艺节目和一年一度的两会,想必都会对她们有所印象。诗词大会让我们看到了董卿的知性,她出口成章、才华横溢、妙语连珠、文化底蕴深厚。两会让我们看到了张璐的才气,她自信从容,反应敏捷,举止优雅,翻译精准流利。她们都很美,美到骨子里。

这份骨子里的美,不是天生的。在一次采访中,董卿噙着泪说到成长中父亲的影响,对她严格的教育:父亲说不要老照镜子,有时间多看点书,马铃薯再照也是个土豆;反对母亲给她做新衣服,不赞成把时间花在穿衣打扮上。正因了父亲的严苛教育,董卿自小熟读诗词歌赋,浸润自己的精神世界,曾经读过的文字和真实的生活相交融,绽放出慧心如兰的气质。张璐在给学生做讲座时提及自己常常加班到凌晨两点,每天听BBC、CNN,做笔记,看《參考消息》和《环球时报》等,背后的魔鬼式训练不是常人能想象的。正因了这份勤奋积累的自信,知识锻造的智慧。才令我们在两会上的总理身边见到沉着干练、举止淡定、神情专注、把中国文化之精髓向全世界翻译出来的优雅女子。

人到中年,我深知花容月貌总会被岁月无情地带走,绚烂的青春也会随着时间流逝,但知识却能让自己得到修炼与沉淀,智慧会让平凡庸常的日子发光。

60后的我,降生在大巴山区,那时的山村,书籍非常有限,能获得一本《新华字典》已属不易,更谈不上历史、文学等读物了,好在父亲在地质队工作,每年野外收队探亲时,总能想办法为我们姊妹带回诸如《第二次握手》《小说月报》《当代》《收获》《大众电影》等报刊杂志书籍,但凡出现在我视线范围的书,不论体裁,不论类别,都如获至宝,父亲成了我们姊妹与外界联系的纽带和看世界的窗口,父亲母亲那时不懂什么“穷养富养”,只是尽量地“书养”儿女,小小少年的我就这样凭着对知识的点滴积累,在那个如过独木桥的80年代从山村考上了大学,成了“天之骄子”。恰逢改革开放,春回大地,正值知识急剧传播、文化剧烈碰撞的时期,渴望改变狭窄的精神生活要远远大于改变物质贫困生活的冲动成了80年代大学校园的主旋律,很荣幸自己的青春浸淫在一个伟大的时代。那时的我们,在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》《平凡的世界》《约翰克利斯朵夫》中励志,塑造自己的人生价值观,在《红楼梦》《简爱》《围城》中感悟,憧憬美丽的爱情,与尼采、弗洛伊德、叔本华进行思想上的神交流,在未来学家托夫勒的《第三次浪潮》中畅想新世纪。仍记得与上下铺姐们儿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共看金庸、三毛的情景,还有漫天飞舞的明信片上用心隽刻的一首首朦胧诗,那段充盈、无悔的青春岁月里有茅盾、巴金、王蒙,刘心武,路遥,余光中给我们指引,有马尔克斯、川端康成、巴尔扎克、狄更斯给我们无尽的遐想。在这些书籍中获取思想、提炼修养、开阔眼界、获取成长的动力,激励我前行。

在十一届三中全会的号角中,我走进中学,在经济体制改革大潮中,我步入大学,在小平南巡讲话时,我踏上了工作岗位,在地勘行业干过宣传,做过秘书,把行政管理工作完成得井井有条,也将市场经营做得红红火火,也曾下过海,经过商,在外资企业跑过外贸,管理过五百多人的生产工厂,不自不觉,我将自己的人生写成一本行走着的书。没有人能生而为人父母,而60后的女性大多生养的是独生子女,没有任何育儿经验积累,我和先生在书本中感悟、践行、学习怎样为人父母,抚养女儿成长,经营婚姻家庭幸福,如今,女儿已在国内知名大学求学,也如我一样,喜欢书卷的清香味道。

诚然,平凡如我,也曾在漂泊中迷惘、在痛苦中挣扎、但无论任何遭遇都未能阻止心中不泯的理想与信念,即使苦难也富有诗意。正是书籍的引导,让我认识到了人生的目标和价值,磨炼出了坚韧的意志,时刻对给予我关爱的人心怀感恩,对所处的时代与环境感恩,对生活中的点滴感恩,用正直和善良回报社会。每当感觉灵魂找不到出口时,我就会不由自主地去翻阅书籍,我终于相信:《平凡的世界》和《约翰·克利斯朵夫》中所传导的精神:真正的英雄决不是永没有卑下的情操,只是永不被卑下的情操所屈服罢了;你不必害怕沉沦堕落,只要你能不断的自拔与更新。每每读之,泪水随情节随人物感情而流淌——享受一次次精神洗礼。

尔今,年近五十的我,仍然保持阅读的习惯,在骄躁忙碌的生存环境缝隙中,养成无功利的阅读心态,在厚厚的书卷中感悟、践行,提升修炼自我。用一种宽容、坦然的方式面对自己,面对人生中的一切,让内心更平静而强大,让言谈举止更从容优雅,谱写自己丰盈且幸福的人生。

手执书卷,咀嚼文字,品味书香,让生命保持与年龄无关的向上生长,为灵魂增添正能量。做一个内心丰富、淡定优雅的书香女人,美貌终有一天会消失,但根植于内心和骨子里的美丽会永恒!